武义今日天气
我的账户
养生温泉 温馨客房 度假会议 特色美食

探秘武义温泉始末
发布人:小沁 发布时间:2015年3月14日 此信息已被浏览3302
    清水湾·沁温泉是目前中国纯温泉用地最大的温泉,具备良好的自然资源优势,水量丰富,常年水温42.6℃-44℃,PH值7-8,富含氟、锂、锶、锌、碘、氡、偏硅酸、偏硼酸等,属大型的医疗热矿泉,氟含量达到医疗价值浓度,称为“氟泉”。

武义温泉是如何发现的?
    武义温泉有“江南华清池、华东第一温泉”之美誉,近年来名声大作,成为打响武义的一张“金名片”。但是很少有人知道,武义温泉到底是怎么被发现的。30多年前,它甚至被当做采矿过程中常见的“突水事故”处理,温泉也被当成废水令矿工头痛不已,就是这场所谓的“矿难”差点毁了武义温泉。

 武义是著名的“萤石之乡”。1971年,老家义乌的骆有法招工进入武义东风萤石公司,成为终年在井下作业的矿工中的一员。第二年,他就被派往溪里进行地下采矿作业。此前,因为遭遇第一次“突水事故”,萤石矿已停产一年左右。
    “那是一个比较炎热的日子。我和六七个上早班的矿工一起,早早地就下到280米深的巷道处开始干活。”骆有法回忆说,发生第一次“突水事故”时,他还没到矿里上班。这次,他们有备而来,试图在第一次突水口的附近寻找突水源,以彻底消除隐患。
    “我们在比第一次突水口低5米的地方进行钻洞作业。才打了小碗口这么大的洞,突然,一股带着热气的强大水流喷射而出,一下子把作业的矿工冲出10多米远,还把铁门都给拱开了。”骆有法说,铁门本来是打算在找到突水源后,用来将突水关在里面的,没想到水压很大,铁门哪里关得住。当时,他正在巷道口干活,看到钻洞的工人连滚带爬地往外逃,水流越涌越多,一下子就把巷道淹没了。
    由于升降机已无法打开,骆有法和工友们最后只好通过爬风道逃生。第二天,骆有法和工友们又下到井下,花了一天一夜的时间,在第二次突水的地方浇了两道各两米厚的水泥墩,以堵住突水口,可收效甚微,突水还是不停地涌出。
    “我们也不知道突水是从哪里涌出来的,只知道这水怎么这么烫,试着摸了摸,有三四十摄氏度呢。”骆有法和工友们都很火,井下作业本来就很闷热,现在又涌出热水,温度就更高了。“我们每个人几乎都只穿着短裤,可还是嫌热。”骆有法说,他们把井下的热水引到地面,每天热水洗澡,洗后“身体很舒服,皮肤也很光滑”。骆有法和工友们不知不觉成了武义温泉的最早感受者。
    由于热水持续不停地涌出,每天得用水泵排水,出矿成本很高。在坚持了几年后,上世纪80年代初溪里矿井全面停产。武义温泉也就继续深埋地下不为人所知。
    武义温泉真正开发是在1995年下半年。现金华市副市长金中梁时任武义县委副书记兼武义旅游开发小组组长,一直致力于寻找武义旅游发展的“金名片”,温泉就是在他的任上得以开发、利用的。
   “那时,塔山的唐风温泉已被发现,县委县府致力于寻找更大的温泉。整个工作由我牵头负责的,温泉像一条矿脉,如果在地面钻井,稍不小心就会打穿地下水,温泉一旦渗入地下水,就永远找不到了。经过专家认真分析、研究,我们决定施行更可靠,也更笨的办法———抽水排干出口。这是一项浩大的工程。温泉共分地下五层,近180万立方米,就像一个地下水库。我们从1996年开始抽水,一直到1998年7~8月份才把水抽干,共找到了四个温泉泉口。通过管道从泉口引至270米深处后,再用水泵引到地面,才有了今天的温泉。”昨天,前往上海出差途中的金中梁在电话里详细向记者介绍了寻找武义温泉的经过。他说,武义温泉发现始末充满故事性,差不多可以写一本厚厚的书了。目前,除唐风温泉、溪里温泉先后被开发、利用外,距溪里温泉三华里处的鱼形角温泉早在1997年就已被提到地面,等待有识之士开发、利用。
    武义温泉的第一批见证者———和骆有法一起作业的六七位矿工,其中组长何联法已于2003年因病去世,其他的工友散布在全国各地,音讯全无。
    “等你和工友相聚,我请你们去泡温泉。”听说自从离开溪里矿后,骆有法一次都没有泡过温泉,当过五年武义县旅游局局长的陶锡忠热情地发出了邀请。
而岁月沧桑,溪里温泉的井口自三年前被封后,曾无数次载着骆有法和工友上下的升降机也早已锈迹斑斑,只有一如既往温热的泉水仍在井下哗哗地流着,终年不息。  (来源:金华日报)
  
关闭窗口】·【 】·【打印】·【顶部】·【上一篇】·【下一篇